翩翩十六夜

最美不过遇见你,kazu

最后一页(下)Ep.07【AK/现实】

Sonotin:

【K Side】
三分钟没能让我重振状态。
十三年的感情,结束只需要三秒钟,放下却要用很久。
很久是多久,我不知道,至少,半年不够。
理性输给了感情,Idol龟梨和也,败给了看见赤西仁的那一眼。
对,十三年前的一眼,十三年后的一眼,都输给了赤西仁。
我还真是十三年如一日呵。
导演最后绝望了,干脆把其他人的戏份提上来,让我放一天假。
我拼命给在场的所有人道歉,对不起,对不起,是我给大家添麻烦了。
低头离开。
出片场的时候,我看到了黑木掺着他离开的身影。
合法夫妻,真好。什么都不用遮掩,能这么光明正大地牵手走在一起。
我点了根烟。
真呛,扔了吧。

【A Side】
我没想到,刚点完单就看到Kazu进了店。
黑木看到我愣住的神情,顺着我的目光看去,也看到了Kazu。
她点了下头,以示问好。
Kazu也点了一下头,算是回礼。
黑木转过来,说:“龟梨桑是一个人诶。要不要拉上他一起?毕竟一个人吃饭怪寂寞的。你俩就算不和,一起吃个饭总可以吧?我和龟梨桑合作得还挺愉快,他蛮照顾我的。”
我的大脑早就超负荷运转了,什么都听不进去,象征性地点了下头。
黑木立马转头笑脸招呼Kazu,“龟梨桑,一起吃吧!”
Kazu犹豫了下,还是走了过来。
“真巧啊,你们也在这儿吃饭啊。”
“是啊,杂志上看到介绍,一直挺想来的。刚好今天在附近拍戏就顺道过来了。对了,你们是不是很久没见了啊?”
Kazu这才迎上我的目光,微笑说了句:“好久不见。”
“嗯,好久不见。Ka…龟梨桑最近可好?”
“嗯,挺好的。你呢?”
“还不错。”
讲完我的烟瘾又上来了,急忙往口袋里掏烟,结果只掏到个空盒。
大概是刚才抽太多了。
“找烟?”
“嗯。”
话音刚落,Kazu递过来一包烟。
“咦,龟梨桑抽烟的吗?我怎么没看到过你抽的样子啊?”黑木问。
Kazu笑了笑,没有回答。
我知道。
Kazu是不吸烟的,但是他习惯了随身带着烟。因为我抽。有时候我的烟抽完了,就会黏在Kazu身上,扒扒他,跟只大型犬一样,“呐,KazuKazu~烟抽完了~你帮人家去买一下嘛~”
久而久之,他就习惯随身带包烟了。
分手半年了,他居然还带着。
“行了,一会上菜了,别抽了。”黑木拍了下我企图接过烟的手,“况且我和宝宝还在呢。”
哦对,差点忘了,她是个孕妇。
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说了声抱歉。
我也不知道这声抱歉的对象是黑木还是Kazu。或许都有吧。

【K Side】
他说,“抱歉。”
我抬头看了看他,他低垂着眼,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。
唤来服务生,点了单,我便主动和黑木聊起了剧本。
我…不太敢跟他说话,怕自己会熬不住。真是的,早知道这样,早上出门时就该戴个大墨镜。
余光看到他的手,敲着水杯,一下,两下…他的手真好看。
这双好看的手,我大概没有机会再牵了吧。
第一次牵手是什么时候,我不记得了。那时候小,也不懂牵手的含义,就觉得,我喜欢粘着这个人,我俩关系好,出去玩就牵着手。一开始也没人说。后来,长大了,他们说,你们不能牵手出去,你们不能被粉丝看见,不可以。那是第一次,我对成长有了些许抵触。也是第一次,模糊认识到了我对Jin的感情。
印象里,第一次在舞台上光明正大的牵手,好像是在06年,DBS结束的时候吧。那个大Baka说话还咬舌了呢。
那时候他还是个会咧着西瓜嘴笑的少年。
一转眼,他就成了人夫了。

这一顿饭,我和他都很沉默。基本就是黑木一个人在那里说,我附和两句,他附和两句。好不容易吃完了,黑木下午还有戏,先回了片场。
出了餐馆,我原本打算直接回家休息,他叫住了我:“聊聊吧。”
下意识地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

我点了杯拿铁,不停搅拌着。
明明是他约我聊聊的,结果他居然就这么沉默着。最后还是我先开的口:“戒指…挺好看的。”
他瞥了一眼戒指,默默把手插进了口袋,苦笑着问我:“Kazu…龟梨桑打算什么时候戴啊?”
我摸了摸口袋里的尾戒,笑笑说:“嗯,近期没打算。”
也许,不仅仅是近期。我有这枚尾戒就够了。我暗暗加重了力道,握了握尾戒。

评论

热度(8)

  1. 翩翩十六夜Sonotin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