翩翩十六夜

最美不过遇见你,kazu

『AK』End-Less

独活:

伤痕斑驳,深陷深渊,却也无怨无悔,甘之如饴。。。。终于有人写这个梗了。。。


挽月_POON:



真的久久久久久+n违的AK文#快忘了自己是特种部队出身系列#一条推引发都可以当糖系列#




 




龟梨和也最近很苦恼。




 




他们家小萝莉侄女拥有了一台手机,于是冷落他了,三岁半表示很受伤。




 




【出来玩吗?和也叔叔给你买糖果噢^_^】




 




【路过银座的时候看到一条漂亮的小洋装,实在太适合你了^W^】




 




【呐呐,理我一下好吗?】




 




龟梨躺在床上,死心不息地给小侄女发着短信,仍心存侥幸地希望对方回复过来。




哪怕是一个颜表情都好啊!有了手机就不要我了,可恶……




 




【偶尔也要一起出来玩呐(。•́︿•̀。)】




然后弹出联系人界面界面,龟梨不走心地滑动着屏幕,肉肉的手指在一个个名字之间选择,当那个名字跃入眼帘的时候,他的手指情不自禁地抖了抖。




 




很久之前那个人问他为什么不存“仁”要存“赤西”,他只神秘地笑笑不说话。





也不知道那个人后来猜出来了没有。




 




Akanishi,Jin




A的话系统识别永远都在第一栏啊。




 




龟梨愣了愣,反应了五秒后终于意识到自己刚才干了啥。




 




卧槽!




 




把信息发给了赤西!




额,怎么办?要不要发条信息过去解释清楚?还是直接打过去好了……不不不,这样会更尴尬吧。




那个人最终还是没回复过来,龟梨松了一口气,心里还是不可避免有些失落。




大概是没看到吧。




 




……





“辛苦了!”结束了一天的录制,龟梨跟节目组告别以后走出了演播厅。




 




手机突然响了,他从裤袋拿出来,看到赤西两个字的时候心突然漏跳了一拍。




 
是打错了吗?




 
“喂喂…?”




 
“和也啊,出来吃个饭吧?”对方听起来声音很愉悦的样子。




 





龟梨去餐厅的路上整个人都处于放空状态,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餐厅的,一路上心里想的全是赤西仁约他吃饭这件事。




 
赤西仁。赤西仁。赤西仁。




 




像一个尘封在心里许久的匣子突然被打开。




 





“你来啦!”他看见男人咧开嘴对他笑,他也情不自禁地扬起嘴角,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。




 
“看看想吃什么?”赤西把菜谱递给龟梨,他点点头翻开菜单,心思却到了别的地方。




 




距离上次见面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各自有自己的事业,朋友圈子也不尽相同,更何况自从那人退团结婚以后,他们的关系就更加尴尬。




 




他们不能走得太近,他就干脆逃到更远的地方去,脱团,退出事务所,到美国发展……越来越远,直到最后远到他再也抓不住他。




 




这顿饭气氛有点尴尬,龟梨也不知道这种不自在打哪儿来,赤西的友好和温柔让他如履薄冰,每一秒都害怕下一个瞬间这场梦境会崩塌。




 




他偷瞄对面的男人,今年已然30岁的他脸上棱角分明,侧面的下颌线仍非常具有杀伤力。剃了胡子的干净下巴让他看上去年轻不少,开心的时候还是会露出幼稚园式的西瓜笑,漂亮的瞳仁望向他的时候,他明显感觉自己心跳加快。




 




明明已经是这么熟悉的人,自己却表现得跟个毛头小子似的。




 




“小和还是吃这么少呐……这可不行。”赤西看了看他的盘子,有点无赖地扁了扁嘴。





已经不知道多久没听到这个亲昵的称呼,龟梨怔松,旋即回过神来慌忙地把盘子里剩下的食物往嘴里塞,两腮鼓得涨涨的。




 




那一瞬间他以为时光慈悲地倒流,回到那段无忧无虑的年少时光,那人叮嘱他好好吃饭,赌气的时候会习惯性地扁嘴,转过头又笑得跟块西瓜一样。




 




熟悉得让他鼻酸。




 




赤西显然有些惊讶,他摆了摆手,说:“我、我开玩笑的啦!吃不下就不要勉强自己,以前胃就不好……”





龟梨低头咀嚼,不想让对方看见他通红的甚至有泪水溢出来的眼眶,只能假装忙碌地不停将食物往嘴巴里送。




 




赤西看着他,眼底深处掀起波澜万丈,眉宇间有了几分痛苦的神色,然而他却什么都没说。




 




有太多事情,他再没立场说。




 




想把那人清瘦的身体揽入怀中,




想认真地掰着他的肩膀告诉他“不用勉强自己”,




想在千千万万的人面前与他肩并肩同台,




想再一次地,看见被自己逗笑的他……




 




然而他已经失去了做这一切的资格。




 




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龟梨解决了盘子里所有食物,而对方也终于有所平复,抬起头对他笑了笑。




 




赤西把温柔和无奈藏进眼底,拿着钱包站起身。




 




龟梨马上伸手拦住他,却什么都没说就被狠狠地揉了下头,他不自觉松开手,对方却丢下一句话去了结账。




 




“要打起精神来啊。”




 




熟悉又温柔的语气再次让龟梨的泪意汹涌而上,他突然想把今晚记下来,于是拿出手机打开了Twitter。




 




编辑发送完之后他自己也被自己逗乐了,笑了笑收起手机,跟着赤西走到地下停车场。




 




龟梨走到副驾座的车门旁,顿了顿,想起那个位置应该是属于那人美丽温柔的妻子,自嘲地勾了勾嘴角就要往后方走。




 




“小和。”




 




他停下脚步,一回身就跌入一个扎实温暖的怀抱。




 




停车场很安静,进出的车子也很少,赤西在车门旁抱住龟梨,温热的胸膛隔着薄薄的T恤相贴。




 




龟梨有些不知所措,他一转头便会闻到赤西颈边和发梢的味道,没有刺鼻的古龙水,只是干净的气息中夹带了些淡淡的烟草味,让他很眷恋。




 




他本该推开他,然后在这场短暂美梦后独自一人回家。




 




他却鬼使神差地抬起手,轻柔地回应了他,甚至在把脸埋进他的颈间的时候贪婪着那片刻的温暖。




 




上帝啊我有罪。 龟梨默默地想道。




 




他突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他们上过的一档节目,主持人问他们“如果在队员里选,最想当谁的女朋友”,他说,最不想跟赤西仁交往。




 




为什么当时的自己会这么说呢?





明明问的是想交往的对象,却情不自禁地说出不想和那个人交往,而且理由是对方太任性,总会做出一些出乎人意料的事情。




 




其实是想的吧,想和那个人谈恋爱。




 




任性也好,偶尔也想试试,像现在这样在随时有可能被拍到的情况下在停车场放肆地拥抱,也想试试若无旁人牵着手的感觉。




 




只要是这个人的话,无论他要将自己带向何方,大概都心甘情愿都跟他走,哪怕黑暗无边,遍布泥淖,也甘之如饴。




 




左胸口的位置有疼痛在隐隐蔓延,他们现在都能对抗强大的敌人,可惜终究输给了时间。





……





那夜分别后,两人都很默契地没有再提及那个拥抱,联系也少之又少,像两根交错的线,炽烈地交汇过后,只剩下冰冷的渐行渐远。




 




后来听说赤西在冲绳办了Special Live。





听说赤西在冲绳订的酒店跟十年前他们俩住的那家是同一家。





听说周边钥匙扣是金银色。





听说那个任性的Bakanishi那天心情似乎很好。





“本来不想唱这歌的,但是它让我想起了十年前的自己。”





龟梨看着首页全是关于赤西仁的消息,闭了闭眼,终于忍不住把自己捂在被子里放声大哭。





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,痛快地,放肆地宣泄他的思念和痛苦。





“以后,大概不会再唱这首歌了。”





原来,他们都回不去了。





那些年里他们一起唱过的歌,一起拍的电视剧,一起并肩站过的巨蛋,如今看来,确实相当珍贵。





也曾怀揣着这些回忆,走过了懵懂的年少时光。





他想起赤西在洛杉矶的演唱会开头说过这么一句话——




I'm standing here today because of the decision I've made.





那个人早已做好了决定,并义无反顾地朝这个方向走下去。潇洒决绝,没有回头。





龟梨不知道他心里有没有后悔,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,如果时光能重来一次,他还是会做这样的决定,哪怕万人唾骂,哪怕千夫所指。





其实说起来,赤西现在也算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。拥有了自己的事业,老婆孩子,房子车子,最想要自己创作的音乐他也做到了,在大洋彼岸仍旧闪闪发光。





一切都挺好,再好不过了。





他们都没有停留,也不敢停留,只有默默地将那些不可告人的羞赧和情愫藏在遥远的记忆深处。




 




现在也许鲜少人记得六人KT的辉煌了,但是那些引以为傲的殊荣却是他们之间不可言说的默契。





一切结束了吗?也许吧。





又或许没有。





有些东西,会在永远鲜明地刻在心里,挥之不去。





End




作者有话要说:这个标题其实我也纠结了很久,Endless,永无止境,但是他们的故事似乎早就停在了那个初春。但是不知怎么的,总觉得一切还没结束,所以End-Less分开写。
许久没有给AK写过矫情的话,一旦动了笔就会勾起好多好多情绪,欣喜的,失落的,心酸的,不习惯写太压抑太负能量的文字,哪怕最后洒满狗血也要硬生生拐回来。
因为对于喜欢的人,喜欢的事物,总希望在自己的脑洞里给他们一个完满的结局。
希望两个曾经的少年都能好好的,在各自的轨道里安安稳稳地走下去。
晚安。




 





评论

热度(37)

  1. 翩翩十六夜独活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独活挽月_POON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伤痕斑驳,深陷深渊,却也无怨无悔,甘之如饴。。。。终于有人写这个梗了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