翩翩十六夜

最美不过遇见你,kazu

SOS☆:

KAME……………(⸝⸝⸝ᵒ̴̶̷̥́ ⌑ ᵒ̴̶̷̣̥̀⸝⸝⸝)………………

仁龟曾经杂志上或者con上节目上的互动节选1

独活:

Jared Farrell:



仁:那个~,你有胃药吗?
龟:怎么了?
仁:肚子不舒服呀。(照镜子)啊~,总觉得我的脸色是胃不太好的脸色啊。
龟:是吗?
仁:我,很敏感的哦。
龟:我看你只不过是总是在外面吃吧胃弄坏了吧?
仁:啊,原来如此!

KAT-TUN和吉米还有山P晚上在旅馆里玩捉迷藏(龟已经先睡了),仁跑到龟睡着的房间,并且一直躲在龟睡着的床边上。
(海贼帆,田口SOLO)田口:想起了以前的恋爱呢~~
龟:……是呢。
仁就踢了田口。

(因为拍杂志去夏威夷的KAT-TUN)在去的飞机上仁龟关系非常好的唱歌。在嘴巴上套着纸杯子的那样加油。

(Message Time) from Jin to Kazuya:在打棒球时的龟非常帅!虽然情绪多变,还很任性自我为中心但是我不觉得讨厌。今后也这样也挺好的呀?

(03年con)想抱龟而被龟躲开的仁。对叫着 ‘KAZU’的仁无视的龟。一直摸龟屁股的仁。想要摸龟的屁股没有成功的仁。大家说话的时候邪笑着一直看着龟的仁。对仁的视线很动摇的龟。

(REAL FACE CON)圣:MA,3人完成了呢~(SOLO)我和JUNNO的和……
龟:和也的!
仁圣:别自己叫自己和也啊!
龟:因为你说我和JUNNO的所以要是后面说’我的’会很奇怪啊!要是接我和JUNNO和龟的也很奇怪啊。所以就说和也。

龟:要是比喻成狗的话(笑)赤西是玩具泰迪!
仁:那是因为你养着吧(笑)那么,龟是腊肠犬。

(龟→仁的问题)龟:最近你和中丸关系很好一起吧?虽然我知道你们啥也没做但是你们到底做了些啥啊?
仁:你像你想的那样我们啥也没做。大概就只是吃过几次饭。这么说来,我和中丸在一起的时候龟你打电话过来,我还去你家接你了呢!

(金田一的话题)仁:你要演金田一?
龟:是的。我会演!
仁:你爸爸一定很开心!

龟:在电视剧拍摄之后,我们两个总是一起乘电车呢。在去下一个工作之前,悄悄的去了1小时左右的马杀鸡呢(笑)
仁:因为我们两人一起活动的时间很长啊。

仁:怎么说呢,我和龟听的音乐共通的类型比较多,听的方式和enjoy的方式也有点点微妙的不同但是很好玩。而且,我们两人很小的时候就一起唱卡拉OK,用音箱听喜欢的歌,我们基本上是被音乐包围着长大的呢。

仁:但是这么想法的话,我能理解。
龟:果然我们俩交往时间很长。仁的怕生,我觉得非常好懂(笑)
仁:但是在工作现场的话还是尽量不想怕生龟:仁打开一次心扉后,就立刻可以和对方很要好了所以没问题的。

(REAL FACE CON MC,愚人节)仁:我脚骨折了!
龟:那快去医院!
仁:好的,我会去专门看脑袋的医院的!
龟突然把瓶子的盖子像含奶嘴一样含在嘴里。
圣:你在干嘛啊?你怎么了?(笑)
龟:嗯……我也要去看脑袋的医院……
仁:一起去吧!

(REAL FACE CON, 龟忘记了Precious One的歌词)龟:HERE I AM……
仁差点摔倒。
龟:抱歉。
仁指了一下龟,龟没注意。

(09con,极道小剧场)龙(龟):HAYATO~.HAYATO~, HAYATO君~~
隼(仁):别叫这么多次啦!(译者:何回も呼ばないでくだぱい!原句是这个,是极道电视里的原句)

【07con仙台(记者会第二天)】最后六个人牵手,龟想要放开仁的手但是仁一直拉着没放开,只有两人的手牵了好久。然后,最后安可的时候龟情绪非常高,比平时都要high。平时会和田口假装kiss,但是这次直接撞了田口的头。

(07con MC)仁:从仙台开始我参加了,在东京巨蛋我勇气100%哦
龟:不管怎么说,能这样六人在一起真好啊

(Johnnys’s Jr. in PATAYA)龟:在旅馆的房间里面玩足球游戏,我说’我代表日本’,仁说’那我代表世界’,你到底想和哪个国家对战呀?


『AK』End-Less

独活:

伤痕斑驳,深陷深渊,却也无怨无悔,甘之如饴。。。。终于有人写这个梗了。。。


挽月_POON:



真的久久久久久+n违的AK文#快忘了自己是特种部队出身系列#一条推引发都可以当糖系列#




 




龟梨和也最近很苦恼。




 




他们家小萝莉侄女拥有了一台手机,于是冷落他了,三岁半表示很受伤。




 




【出来玩吗?和也叔叔给你买糖果噢^_^】




 




【路过银座的时候看到一条漂亮的小洋装,实在太适合你了^W^】




 




【呐呐,理我一下好吗?】




 




龟梨躺在床上,死心不息地给小侄女发着短信,仍心存侥幸地希望对方回复过来。




哪怕是一个颜表情都好啊!有了手机就不要我了,可恶……




 




【偶尔也要一起出来玩呐(。•́︿•̀。)】




然后弹出联系人界面界面,龟梨不走心地滑动着屏幕,肉肉的手指在一个个名字之间选择,当那个名字跃入眼帘的时候,他的手指情不自禁地抖了抖。




 




很久之前那个人问他为什么不存“仁”要存“赤西”,他只神秘地笑笑不说话。





也不知道那个人后来猜出来了没有。




 




Akanishi,Jin




A的话系统识别永远都在第一栏啊。




 




龟梨愣了愣,反应了五秒后终于意识到自己刚才干了啥。




 




卧槽!




 




把信息发给了赤西!




额,怎么办?要不要发条信息过去解释清楚?还是直接打过去好了……不不不,这样会更尴尬吧。




那个人最终还是没回复过来,龟梨松了一口气,心里还是不可避免有些失落。




大概是没看到吧。




 




……





“辛苦了!”结束了一天的录制,龟梨跟节目组告别以后走出了演播厅。




 




手机突然响了,他从裤袋拿出来,看到赤西两个字的时候心突然漏跳了一拍。




 
是打错了吗?




 
“喂喂…?”




 
“和也啊,出来吃个饭吧?”对方听起来声音很愉悦的样子。




 





龟梨去餐厅的路上整个人都处于放空状态,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餐厅的,一路上心里想的全是赤西仁约他吃饭这件事。




 
赤西仁。赤西仁。赤西仁。




 




像一个尘封在心里许久的匣子突然被打开。




 





“你来啦!”他看见男人咧开嘴对他笑,他也情不自禁地扬起嘴角,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。




 
“看看想吃什么?”赤西把菜谱递给龟梨,他点点头翻开菜单,心思却到了别的地方。




 




距离上次见面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各自有自己的事业,朋友圈子也不尽相同,更何况自从那人退团结婚以后,他们的关系就更加尴尬。




 




他们不能走得太近,他就干脆逃到更远的地方去,脱团,退出事务所,到美国发展……越来越远,直到最后远到他再也抓不住他。




 




这顿饭气氛有点尴尬,龟梨也不知道这种不自在打哪儿来,赤西的友好和温柔让他如履薄冰,每一秒都害怕下一个瞬间这场梦境会崩塌。




 




他偷瞄对面的男人,今年已然30岁的他脸上棱角分明,侧面的下颌线仍非常具有杀伤力。剃了胡子的干净下巴让他看上去年轻不少,开心的时候还是会露出幼稚园式的西瓜笑,漂亮的瞳仁望向他的时候,他明显感觉自己心跳加快。




 




明明已经是这么熟悉的人,自己却表现得跟个毛头小子似的。




 




“小和还是吃这么少呐……这可不行。”赤西看了看他的盘子,有点无赖地扁了扁嘴。





已经不知道多久没听到这个亲昵的称呼,龟梨怔松,旋即回过神来慌忙地把盘子里剩下的食物往嘴里塞,两腮鼓得涨涨的。




 




那一瞬间他以为时光慈悲地倒流,回到那段无忧无虑的年少时光,那人叮嘱他好好吃饭,赌气的时候会习惯性地扁嘴,转过头又笑得跟块西瓜一样。




 




熟悉得让他鼻酸。




 




赤西显然有些惊讶,他摆了摆手,说:“我、我开玩笑的啦!吃不下就不要勉强自己,以前胃就不好……”





龟梨低头咀嚼,不想让对方看见他通红的甚至有泪水溢出来的眼眶,只能假装忙碌地不停将食物往嘴巴里送。




 




赤西看着他,眼底深处掀起波澜万丈,眉宇间有了几分痛苦的神色,然而他却什么都没说。




 




有太多事情,他再没立场说。




 




想把那人清瘦的身体揽入怀中,




想认真地掰着他的肩膀告诉他“不用勉强自己”,




想在千千万万的人面前与他肩并肩同台,




想再一次地,看见被自己逗笑的他……




 




然而他已经失去了做这一切的资格。




 




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龟梨解决了盘子里所有食物,而对方也终于有所平复,抬起头对他笑了笑。




 




赤西把温柔和无奈藏进眼底,拿着钱包站起身。




 




龟梨马上伸手拦住他,却什么都没说就被狠狠地揉了下头,他不自觉松开手,对方却丢下一句话去了结账。




 




“要打起精神来啊。”




 




熟悉又温柔的语气再次让龟梨的泪意汹涌而上,他突然想把今晚记下来,于是拿出手机打开了Twitter。




 




编辑发送完之后他自己也被自己逗乐了,笑了笑收起手机,跟着赤西走到地下停车场。




 




龟梨走到副驾座的车门旁,顿了顿,想起那个位置应该是属于那人美丽温柔的妻子,自嘲地勾了勾嘴角就要往后方走。




 




“小和。”




 




他停下脚步,一回身就跌入一个扎实温暖的怀抱。




 




停车场很安静,进出的车子也很少,赤西在车门旁抱住龟梨,温热的胸膛隔着薄薄的T恤相贴。




 




龟梨有些不知所措,他一转头便会闻到赤西颈边和发梢的味道,没有刺鼻的古龙水,只是干净的气息中夹带了些淡淡的烟草味,让他很眷恋。




 




他本该推开他,然后在这场短暂美梦后独自一人回家。




 




他却鬼使神差地抬起手,轻柔地回应了他,甚至在把脸埋进他的颈间的时候贪婪着那片刻的温暖。




 




上帝啊我有罪。 龟梨默默地想道。




 




他突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他们上过的一档节目,主持人问他们“如果在队员里选,最想当谁的女朋友”,他说,最不想跟赤西仁交往。




 




为什么当时的自己会这么说呢?





明明问的是想交往的对象,却情不自禁地说出不想和那个人交往,而且理由是对方太任性,总会做出一些出乎人意料的事情。




 




其实是想的吧,想和那个人谈恋爱。




 




任性也好,偶尔也想试试,像现在这样在随时有可能被拍到的情况下在停车场放肆地拥抱,也想试试若无旁人牵着手的感觉。




 




只要是这个人的话,无论他要将自己带向何方,大概都心甘情愿都跟他走,哪怕黑暗无边,遍布泥淖,也甘之如饴。




 




左胸口的位置有疼痛在隐隐蔓延,他们现在都能对抗强大的敌人,可惜终究输给了时间。





……





那夜分别后,两人都很默契地没有再提及那个拥抱,联系也少之又少,像两根交错的线,炽烈地交汇过后,只剩下冰冷的渐行渐远。




 




后来听说赤西在冲绳办了Special Live。





听说赤西在冲绳订的酒店跟十年前他们俩住的那家是同一家。





听说周边钥匙扣是金银色。





听说那个任性的Bakanishi那天心情似乎很好。





“本来不想唱这歌的,但是它让我想起了十年前的自己。”





龟梨看着首页全是关于赤西仁的消息,闭了闭眼,终于忍不住把自己捂在被子里放声大哭。





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,痛快地,放肆地宣泄他的思念和痛苦。





“以后,大概不会再唱这首歌了。”





原来,他们都回不去了。





那些年里他们一起唱过的歌,一起拍的电视剧,一起并肩站过的巨蛋,如今看来,确实相当珍贵。





也曾怀揣着这些回忆,走过了懵懂的年少时光。





他想起赤西在洛杉矶的演唱会开头说过这么一句话——




I'm standing here today because of the decision I've made.





那个人早已做好了决定,并义无反顾地朝这个方向走下去。潇洒决绝,没有回头。





龟梨不知道他心里有没有后悔,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,如果时光能重来一次,他还是会做这样的决定,哪怕万人唾骂,哪怕千夫所指。





其实说起来,赤西现在也算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。拥有了自己的事业,老婆孩子,房子车子,最想要自己创作的音乐他也做到了,在大洋彼岸仍旧闪闪发光。





一切都挺好,再好不过了。





他们都没有停留,也不敢停留,只有默默地将那些不可告人的羞赧和情愫藏在遥远的记忆深处。




 




现在也许鲜少人记得六人KT的辉煌了,但是那些引以为傲的殊荣却是他们之间不可言说的默契。





一切结束了吗?也许吧。





又或许没有。





有些东西,会在永远鲜明地刻在心里,挥之不去。





End




作者有话要说:这个标题其实我也纠结了很久,Endless,永无止境,但是他们的故事似乎早就停在了那个初春。但是不知怎么的,总觉得一切还没结束,所以End-Less分开写。
许久没有给AK写过矫情的话,一旦动了笔就会勾起好多好多情绪,欣喜的,失落的,心酸的,不习惯写太压抑太负能量的文字,哪怕最后洒满狗血也要硬生生拐回来。
因为对于喜欢的人,喜欢的事物,总希望在自己的脑洞里给他们一个完满的结局。
希望两个曾经的少年都能好好的,在各自的轨道里安安稳稳地走下去。
晚安。




 





爱着他们就像爱着我的青春

驚鴻。:

来说一下亚洲第一虐这对,虽然我已经毕业了。
他们相识于98年,一同进了一家公司,进了一个组合。
一个依赖一个宠溺,他们有一对情侣尾戒,一金一银,一人戴左手,一人戴右手。
他们出演了一部热血剧双男主,创造了日本的收视纪录。他给他写了一首《絆》,他回了一首《care》。
然后他们的组合出道了,他俩是组合的双top。半年后,他出国留学了,而他在组合活动时几乎处处都带着“A”。
他们一起度过了相识的十周年。朋友公司媒体都说着他们的感情。
第十二年,他退团了。他自己担起了整个团,他状态很差对他也绝口不提。
第十四年,他结婚了,也有了小公主。
后来关于他们交集的消息少之又少。
他们一起陪对方度过了整个青春,一起实现了很多诺言。
“小龟,我们一起去冲绳吧。”
“仁,我们一起出道吧。”
却没有实现他们当时在歌词里写的,不要放开彼此的手。
愿他们今后的人生,有酒就喝有歌就唱不别离殇,还有,要抓紧爱人的手,别放。